暗夜墨月

亲戚

过年了,三姑八婆的狂轰滥炸来了。

“这孩子长得真漂亮”——亲戚奶奶。

“好好学习,你已经高三了,要刻苦学习,将来读个好的大学,去考个公务员”——姑姑。

“学习成绩如何?你要好好学习,女孩子读大学,不就是为了将来嫁得好一点、钓个金龟婿回来吗?”——伯伯。

“大学有希望吗?你这么乖,学习成绩一定不错吧,在学校排名如何?在班里前几名?”——哥哥姐姐。

“哈哈哈是个大姑娘了,差不多该嫁人了”,对我的父母说“过不了几年,你们就可以抱孙子啦”——所有亲戚。

听说大人的阅历比较深,待人比较圆滑世故。

你们,

真的看得见我隐藏在微笑下的尴尬吗?

一年又一年,一年复一年。

我自认,自己还非常稚嫩,或许我比同龄人更加成熟。

难道,你们比我多了平均20年的经历,真的,看不出来吗?

还是,你们只是讲究一个形式,就像除夕夜吃团圆饭看春晚一样,已经习惯了。

一代传一代,每一年都是上一年的复制。

我才刚刚满20。

我才懂事多久。

我却已经将你们的话倒背如流。

明明,一年撑死就遇见4、5次。

我究竟,

要亲戚有何用?

自己的样貌、能力,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我也想嫁给一个有钱人,他将我捧在手心上,一辈子宠我护我,我只需要每天开开心心的,什么都不用做,亲戚遇见困难就大把大把的撒钱帮忙。

我也想,真的,谁不希望嫁给一个白马王子?灰姑娘确实存在。

但是,你们是不是忘了,灰姑娘的父亲也是一个贵族/富豪,灰姑娘拥有即使是蓬头垢面都掩盖不了的美貌。

我知道你们说的是客套话。

我可不可以求求你们,这么捧高我你们真的不别扭吗?

极力的夸奖一只丑小鸭,你们是真的以为只要是赞美人们就会喜欢,就不会伤人吗?

我就是这么自私,这么偏激,我就是忍受不了。

我推了所有能推的聚会。

你们说,我安静,孤僻,劝我多出来走一走。

为什么?

快大学了,到时你一个人在外面,总是要出来见人的,你窝在宿舍怎么找男朋友。

呵。

你们不知道,在学校,我是一个活跃分子,靠我的各种职位,你们真以为我很单一,很单纯,很安静呀?

说不定,我的心切开来都是黑的。

一靠近你们,焦虑,烦躁便不断的侵蚀着我的内心。

一靠近你们,虐杀,血腥便让我的血液不停的沸腾。

一边微笑的面对着你们,一边忍着想要虐杀的心情。

呵。

这倒是一种别样的快感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