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墨月

我的前半生

我一直都挺好奇的,为什么我成长到最后会变成这样一个人,自私,自虐,高度感情洁癖,没有安全感,抑郁。

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,印象中小学四年级之前,我还是一个正常的小女孩,开朗,天真,做着自己的公主梦。

大概是小学四年级开始,我们班的同学们开始拉郎配,后来我和前桌谈了一下,她说,小学她们学校的人特别纯洁,根本没有恋爱什么的,这句话得到我周围同学的认可,她们也是这样的,那么为什么我的学校独独不一样呢?我也不知道。

我啊,从小就是父母长辈眼里的乖乖女,我爸妈经常说:“你不用我们担心。”其实我小时候特别嫉妒我弟弟,因为我是姐姐,所以我必须让着他,叛逆期那段时间只要听见这种类似的言语,我绝对分分钟就炸。

说回四年级,当时我是班里的带读生,就是在讲台上早读时带读,说起来我和这个职位特别有缘,小学六年我一直连任,当时,带读生是两位,一男一女(我也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),四年级开始班里就漂浮着一种粉色的气息,当时我和那个一起带读的男生被拉成一对,班里的人经常叫我xx嫂(现在想想,他们真早熟),我也不说谎,当时我也是一个青春懵懂的少女,虽然经常说他们讨打,但是不得不说当时我的虚荣心是大大的满足。

真正开始扭曲的时候,应该是班里一个男生造成的(主要原因),我发育得比较早,四年级胸部就已经是小碗大小了,在当时同年级我可以说是最大的(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),要换成现在,女生当然是恨不得自己可以越大越好,但是当时的我,现在我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心情了,感觉应该是极度的羞耻,真正让我开始觉得胸部大是不正常的,是班里一个小混混男生,他特别下流,当时他不知道是自己编的还是在哪里学了一首小黄歌特意来取笑我,歌的内容在我现在看来还是非常黄,我想想能不能写出来“大奶忐忑,摇上摇下,瞄准中心,越插越深”,这几句话是用方言说的,普通话就是这个,小学!四五年级!当时我刚刚入小说坑,还没开始看到一些有床戏的小说,只是纯洁的吻,还描写的很隐晦,所以他刚刚开始唱的时候,我其实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,我也就没管。

到了五年级,班里开始有人“早恋”懵懵懂懂对对方有好感那种,我也从小说网络知道了一些关于性的常识,慢慢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听懂了他唱的内容,当时我是什么反应我已经不记得了。最初,我打算跟父母说,但是歌的内容我实在是复述不出来,所以一直支支吾吾半暗示半吐槽的说给我妈妈听,但是可惜的是,她没有听懂,我最终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完整的告诉她。

真正让我产生自卑感的,是我爸爸开玩笑说的话,现在想想,明白那首歌的时候,我已经有了自卑的影子,所以我不自觉的把腰一点一点弯下,企图遮住我那与同龄女孩不太一样的胸部。我爸爸发现我的背挺不直了,走路也有点畏畏缩缩的,头低着,看着地面走路,他不知道原因,他只是以为,以为什么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学习坐姿不好导致的?但是!他竟然对我说,别遮遮掩掩的,别人想要这么大还没有呢!他大概从我前段时间的支支吾吾察觉到什么,所以说了这句话。

可是我已经开始歪了,他这句话简直就是压垮我精神的致命一击,为什么在学校要忍受他对我的取笑,在家还要被这么说,当时我是这么想的,我也想过,大大方方的说出来,不要怂,说出去,面子里子都不要了,但是话到嘴边,总是没有说出口,到现在还没有家人知道这件事,至于小学的同学,我也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,我没提过,而那个男生,他大概小学读完就没读书了吧,我初中时没有见过他。

不知道是五年级还是六年级,我开始尝试着自残,拿尺子在手臂上划出一道道破皮的痕迹,用指甲在手上使劲的抠,那种痛感,非常的畅快。六年级那段时间,是我自残最频繁的时候,渐渐的,不再满足于痛感,我开始尝试自杀,我其实还是很害怕很怂的,我经常幻想躺在床上,盖上被子,像平常睡觉一样,然后在自己手腕上划上一刀,时间是在周末的下午,那时候家里没有人在,不会有人闻到血腥味把我送去抢救,等几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,我大概已经死去了。我经常这么幻想,但是事实是,我不敢,所以我最后就是每天拿着那种尖尖的镊子,在自己手上划着,企图在某一次我突然勇气暴增时,重重的划下去,那时候,我的血一定溅得老高。

六年级,我的同桌,她大概和我一样吧,当时我已经开始对世界漠不关心,在像平常一样的日子里,她请假了几天没有来上课,我也没有在意,然后有一天,她来了,手腕上包着厚厚的绷带,沉默了一会,她跟我说,她前几天,拿着菜刀割腕了,但是被她妈妈救了回来,手上缝了好几针,她是为了什么我忘了。不过她的割腕让我不再想着割腕,如果被救回来了,那以后和大家要怎么相处啊?

然后,在学校,某一天,下课时我不知道被谁气到了,当时我的情绪非常负面,所以我冲动之下,抓起讲台上的椅子,走到走廊上,放下,爬上去,我想跳楼,恩最后当然是没有成功的,我同桌追了出来,上课铃也响了,我开始犹豫,半推半就的和她进教室了。当时班里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小孩子忘性也大,好奇了一下就不当回事了。

上课时,我一直在不断回想,如果我跳下去了,会怎样,三楼,我会不会没有摔死,被救了回来,然后半身瘫痪,想了无数死不成后尴尬的情况,我放弃了自杀。

初中三年,我没有什么印象,那三年我一直在混日子,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做什么,只记得初一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用指甲抠自己的手臂,快感一如既往,初二开始发现自己近视,因为六年级开始我迷上了看小说,经常熬夜躲在被窝里看,大概是那两年熬坏的吧,初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校长很尽责严厉,初中三年被管得死死的,每天三点一线,我开始宅在家,不想见生人。

升上高一,开始觉得新环境,小学初中的同学遇见的可能性小了,或许该放下过去开始新生活了。然后我进了动漫社,竞选学生会,当然我是成功啦,别看我前面好像特别抑郁变态偏执,但是在大家眼中我一直是那个乖乖女,没错,直到现在,我高三了,家里还是没人知道我的本性,没人知道我近视了,没人知道我曾经自残尝试自杀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反正家人不知道,长校服把手臂一遮,他们就不知道我自残过,对家里很熟悉,看电视“专心致志”,他们就不知道我近视了。

近视怎么解决呢?初中模模糊糊还能看见一点点,笔记全靠同桌,到了高中我的视力完全看不清黑板了,同桌也不太喜欢借我笔记,因为她学习很认真,我会打扰到她,高一下学期,我同桌换了新眼镜,我跟她说,你能不能把旧眼镜卖给我,我出50元(零花钱来源只有过年红包,这对我来说已经算贵了),最后她还是把眼镜给我了,没收钱,那副眼镜我用到现在,前段时间为了高考要去医院仔细体检(学生自己去,不用家长陪,有班主任看着),测了一下,近视300度,没了解过,不知道算不算严重,那副眼镜是200度的,所以我现在也看不太清了,我在考虑要不要偷偷去配个眼镜,又怕遇见熟人,毕竟眼镜店在我上学路上,我弟又和我一个学校,在配的时候不小心被看到了怎么办,或者是我到时要是可以考上大学,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,我就去医院做详细的检查并配眼镜,等大学回家就告诉家人,大学去测试发现自己近视了,不算严重,然后每一年说严重一点点,大学毕业应该刚刚好把慌圆上。

高一我的生活很精彩,但是那几年宅女的生活大概将我的懒性完全激发,高二我便开始找借口推了所有活动。

在初中时,不记得到底哪一年,当时我非常叛逆,会和妈妈吵架,也网恋过(初中和一个20多岁的,感觉他在拐卖小孩,大概是玩玩,也说不上恋爱吧,所以到现在,我还坚信我的初恋还在),和网恋打电话时被妈妈发现了,被骂了一顿。

有时我情绪非常低落,或是被气狠了,我会和妈妈说,我心理可能有点问题,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,妈妈不信我。

我是真的有点害怕,感觉自己心理哪里不对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,后来我爸听多了,时不时就跟我说“你是正常的”。他也不信,不过也是,我没有说过自己曾经干过什么疯狂的事,在他们眼中乖乖女的我确实没有理由相信。他们都以为我只是青春期到了。后来,我便不说了,说了也没用。

我开始看甜文,将自己代入,治愈自己,慢慢的,发现自己完全看不了虐文了。

慢慢的,发现自己对另一半的要求太偏执了,希望对方可以保持纯洁,进而延伸到对小说人物的要求,非双洁不看,其实也不是,我是那种在你喜欢上我之前,你睡一百个人都和我没关系,但是你喜欢我之后就不能出轨,包括肉体和精神,没有什么借口。

看双洁文至少不用担心触发雷点,我会一点就炸的。

明天还要上学,大家在催睡觉关灯了。

最后说说我想象中理想的另一半:嫁给一个军人(感觉很有安全感),希望他的占有欲嫉妒心比我强,可以管着我,这样他不会出轨,我也被管得死死的,也不会出轨,皆大欢喜,安全感一定满满的,虽然不一定能遇见并厮守就是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7)